記得當時年紀小,我愛養豬你愛笑。

誰認得海誓山盟,只認得你送我一條皺紋。

断梦(三)

大抵所有悲欢突如其来时都无从准备,但若是故事从头来过,我仍会对你心动。


余毒未清,接下来的时间里温子正反复昏迷了几次,他能感觉到易怀隐一直在他身边守着,隐隐还能听到咳声。满眼火光刀影,却又仿佛隔着一层纱,看得模糊,听又听不真切,醒时却发现山洞里只剩自己一人。

火堆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的,雷雨仍在轰鸣,偶有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将整个世界划分成一片片斑驳分明的黑白。

温子正用力甩了甩头,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甩掉那些仍未清醒的怔忪,披上外袍,顺着林间的羊肠小道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跑,大约跑了半盏茶的工夫,终于发现了异动。

又一道惊雷劈下,下山的岔路旁影影绰绰闪动着几道剑光。他抹了...

QAQ一代一代传承的电竞精神是你们永恒的荣耀,看到国旗了吗,那是多少人从蹲网吧吃泡面开始继往开来生生不息的奋斗历程啊。

啷个金药的番外,被和谐了一个月

https://weibo.com/1875218647/Gw5Ij52zf?ref=home&type=comment#_rnd1535076865800

断梦(二)

真是个奇怪的人。

自小聪慧如温子正,不用细想都能知道这个叫易怀隐的人必定不是寻常纯阳弟子。待他办完事从老君宫出来,触目可见远处高耸的落雁峰,心中又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波澜。晴日里雪山山头仿佛渡了一层银色的雾光,只有隐隐欲现的雪松露出几片浓墨般深沉的绿。就像掩藏在三清殿外扫地的纯阳弟子们心头那不愿说的事。

上官博玉从老君宫内缓缓踱出,见伫立在门口丹炉旁从万花谷远道来的晚辈久立不去,手中灵虚拂尘在空中虚虚一扫,缓言道:“观空亦空,空无所空。小友心有所执,不知是吉是凶啊。”

闻言,温子正转身对灵虚子上官博玉作了一揖,说:“晚辈失仪,还望前辈见谅。”

“人言可畏。这世上有不平之事,便会有抱不平之...

断梦(一)

“你要杀我?”

大雨滂沱中长身玉立的万花弟子几乎是难以置信地看着指向自己的剑尖,仿佛看着一场盛大且荒诞的戏。手握长剑的纯阳道人背脊挺得笔直,一道闪电劈下,映得二人面色皆惨白如练,惊雷紧跟着在耳边轰然炸响。

那万花弟子低头笑了一声,竟然迈步走向直指着他的利刃,坦然随意,仿佛此时此刻的惊雷骤雨都不复存在,仿佛漫步在落星湖畔的无尽花海。

“好,我让你杀。”


(一)

温子正猛然睁开眼,窗外天光半昧,雾色蒸腾。山岚就像药炉上的烟,隐隐可见不远处的青山翠柏,白溪墨石。

那夜的记忆就像一个永恒刻骨的梦魇,而那些本该在岁月中散去的东西又倏然涌上心头。雪山,花海,玉笛,清剑,还有那位...

物哀 · 雪(CP:金X药)

*请认真看前言:有私设,设定金和药郎是两个人,通过灵力共享存在,但是需要拔剑才能出现 。

*故事纯属虚构,非常OOC,慎入。


【第一幕】

退魔剑,拔不出来。

浑身颤抖的老头,沉默严肃的中年人,抱成一团泪泗横流的老妪和女眷,无一不紧盯着那个妆容怪异的卖药郎和他手中更为怪异的短剑。

密密麻麻的符咒整齐地贴在四方墙壁上,天平倾斜的方向隐隐透出暗红的血光。

“退魔剑需要知道物怪的形、真、理,才能开启。”药郎低头看了看沉默的退魔剑说,“这一点,方才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新田家家主新田正雄浓眉飞鬓,面貌不怒自威,想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此时却也只能在物怪强大的逼迫力之下强装...

江南春(长庚x顾昀)

*一切属于p大,赞美太太;
*写给@米佳桑、 ;
*ooc,pwp,慎入。

正文

时值三月,正是莺飞草长,百花竞春。
太湖边的垂柳早已生出嫩绿的枝芽,在濛濛细雨中随风轻拂,和着湖畔三三两两结伴浣纱的女子口中吟唱的江南小调,简直能软到顾昀心里去。
江南这地方他没少来过,只是卸下一身西北的风沙,放下了肩上千斤的重担,故地重游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太始三年,百废待兴。
长庚从船舱里出来,拿了一件外衫披在顾昀身上。
“又淋雨,当心着凉。”
顾昀握住长庚搭在他肩头的手,那温暖干燥的手掌反手将他微凉的手抓在手中。他转过身,已经恢复了不少的视力虽不能与常人相比,却也足以让他看清长庚的面容。
“长庚。”
“嗯?”
面对顾昀的

QAQ老铁们记得来捞我。

[人生可逃系列]-我只是想做一下整理orzzz

佛心蛊:

我自己都没整理的,真是感恩得不行~~


准备写起来啦(因为阿莫画起来啦)


没错我就是吃不到她的画就幻肢软绵绵


我又硬拉!哈哈哈哈哈



端木蒟:



 这是太太@佛心蛊 的文。真是喜欢得不行٩(ᐛ)و


自作主张地做了一下整理。勿嫌弃v




◎傻不傻(苍丐-古代)


◎青梅已如约 酿成酒   ◎1.冬雪·柴房·要饭的   ◎2.有病·...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脑洞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๑ ̄ ̫  ̄๑)新年快乐,更文延后,么么哒。

羊♂肉泡馍【第十三章】

北极圈里来挖坑:

*此文是与 @記得當時年紀小,我愛養豬你愛笑。 的联文


*宁致远×白念生


*ABO设定,娱乐圈背景



被催文了才反应过来,这个坑有很长时间没有填了,小寒最近比较忙,所以就由我这里先来更啦~~~


这章涉及到的事情你我懂就好,不约不撕。



【十三】


因为前段时间的争执,宁致远与白念生两人之间仿佛产生了某种隔阂,看不见摸不着,却冷冰冰的存在着。



“今天你和kily去试镜一下这个角色。”宁致远把一份文件放在了床头,白念生...

羊♂肉泡馍

北极圈里来挖坑:

*此文是与 @記得當時年紀小,我愛養豬你愛笑。 的联文


*ABO设定,娱乐圈背景,宁致远×白念生



【十二】



Kily的一通电话让白念生匆匆赶往了米兰,宁致远给他安排参加了几场不大不小的时装秀,一来是去见见世面,二来也算给时尚圈的那些家伙些讯息,他宁致远要捧人了,还要捧的有格调。



当各大粉黑聚集的论坛开始猜测宁致远将要试水拍摄的一部现代商战片可能要用白念生做第一男主,亦或是曾与白念生有两度合作的贾正新作电影会用白念生时,一个爆料凭空出世。白...

羊♂肉泡馍【第十一章】

*与 @北极圈里来挖坑 联文


【第十一章】


也不知道是哪里被河蟹了,总之作为一个小黑屋常客我仍然摸不清lofter的点。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0786&tid=3137771#Content


TBC.


羊♂肉泡馍【第十章】

北极圈里来挖坑:

*此文是与 @記得當時年紀小,我愛養豬你愛笑。 一起的联文(你家里断电几天了,给朕回来接文啊,接文啊)

*ABO设定,宁致远×白念生


【第十章】


宁致远赶到《穿越林间》录制地时唐雪茹已经被人找回,而白念生却依旧没有一点消息,搜索部队在原始森林中找寻着,更是动用了直升机来寻找。宁致远执意加入了搜索队,也跟着一起前去寻找,山林间湿漉漉的,仿佛亘古以来的雨季从未停歇。


当时录制节目时大部队在河道边休息,白念生与唐雪茹二人负责前去河边清洗当日他们的午餐蔬果。根据前去拍摄...

恕瑞瑪,你的日更王回來了。

羊♂肉泡馍【第九章】

我這兩天不方便碼字,等回去馬上補QVQ麽麽噠

北极圈里来挖坑:

*此文是与 @記得當時年紀小,我愛養豬你愛笑。 的联文


*ABO设定,宁致远×白念生



【第九章】



信息化高度发达,娱乐圈里一会儿就有人冒个泡,仿佛下一代天王巨星要诞生,然而过不了几日围观的群众们又爬了墙头。新人想要上位太难,不仅要能炒作,也得赢得国民度。



白念生签约在宁致远工作室后就由旗下第一经纪人kily带着,作为宁致远工作室的签约艺人白念生接到的戏却仅仅只有最初那...

羊♂肉泡馍【第八章】

*與 @北极圈里来挖坑 聯文,因為小北和我這兩天都有點事,明日起停更。

*寧致遠x白念生,ABO設定。


【第八章】


随着《聊斋》的上映,娱乐圈又掀起一阵舆论的风波。原本在之前的民国谍战剧中初入人们视线的白念生,更是因为《聊斋》中的表现引起了不小的话题。

陆竞最初发现情况不对,是在他和白念生那场对手戏播出之后。当时他正在和新交的小女友约会,经纪人一个电话让他立刻回公司一趟。陆竞性子急傲,匆匆赶到公司的时候发现经纪人已经在他的电脑上打开了十几个网页,微博、网站、包括弹幕网,一应俱全。

陆竞不耐烦地问:“到底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经纪人把电...

© 記得當時年紀小,我愛養豬你愛笑。 | Powered by LOFTER